<dd id="pza4n"></dd>
      
      

      <span id="pza4n"></span>
      <rp id="pza4n"></rp>
      <em id="pza4n"></em><progress id="pza4n"><pre id="pza4n"></pre></progress>
      1. <dd id="pza4n"></dd>
        • 热线电话:051267635100
        • |
        • 中文
        • |
        • EN

         > 首页 > 业务范围 > 石油天然气贸易

        石油天然气贸易

        全球经济发展的区域结构变化将推动国际石油贸易持续快速增长。这是因为,一方面,国际石油贸易的区域分布格局和石油在世界能源结构中的主导地位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但随着一些新兴经济体的高速增长和对石油消费需求规模的扩大,供需地域不平衡的矛盾会更加突出,国际石油贸易规模会持续增长;另一方面,与石油贸易量逐步扩大和石油贸易日渐活跃相伴随的是贸易主体的多元化和贸易方式的多样化,国际石油贸易将成为石油公司盈利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石油贸易方式不断向多样化、体系化方向演变。主要表现为,一方面石油实货交易中心的规模化、功能化日益突出,形成了包括现货合同、远期合同、中长期合同等在内的体系化交易方式;另一方面石油纸货交易规模增长迅速,尤其是石油期货在整个石油市场交易体系中的作用越来越大。随着金融市场、金融工程技术和信息技术的发展,套利交易、现金交割以及期货转现货、期货转掉期和差价合约等新的衍生工具在石油交易活动中的应用日益广泛。

        国际石油贸易基准油价格形成过程中的金融属性日益突出。尽管现货市场仍是形成国际石油贸易基准油价格的基础,但期货市场具有价格发现功能,并能大大增加交易的流动性,通过标的原油品种的交易,对世界原油价格变化起到了主导作用。金融属性在世界原油价格形成过程中的作用日益突出,石油价格金融化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油价涨势。

        亚洲交易中心地位的竞争将日趋激烈,同时以重酸为特征的基准油可能会成为三大基准油之一,亚洲有望成为全球三大原油定价中心之一。随着国际石油市场中重质高硫原油市场份额的不断增加,建立一个有别于西德克萨斯中质油和布伦特油能反映重质高硫原油市场供求关系的、相对独立的石油市场交易机制和价格形成机制已经成为当务之急。而围绕这一新的定价中心的争夺将成为各国竞争的焦点。

        我国参与国际石油贸易面临的挑战

        第一,参与国际石油贸易主体需要进一步多元化,贸易公司竞争力亟待提升。一方面,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和国际化程度的提高需要逐渐打破国有贸易一统的局面,允许更多有资质的企业参与进来。另一方面,从事原油、成品油贸易的企业受体制与人才的制约,目前还只能以保障国内石油供应为其主要使命,全球石油贸易业务还不足以成为公司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业务,也无法与国际大石油公司展开全面竞争。

        第二,石油进口只能被动接受以美国和欧洲为主导的石油供需形成的价格,国际价格形成过程中没有客观、合理地反映我国石油的供需变化。虽然我国石油贸易量增长迅速并逐渐成为国际石油贸易中的重要部分,但这一因素在基准原油价格中并没有得到完全的体现。中国需求因素常常被错误的预期所夸大,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国际石油价格,而我国却只能被动地接受国际石油价格。

        第三,适应多元化贸易方式的体制和机制还未完全建立起来,风险管理远远不能适应复杂多变的国际石油交易机制。一方面,在目前形势下对企业从事国际石油交易难以进行有效的监管,只能对企业参与国际石油衍生品交易实施限制;另一方面参与石油贸易活动的石油公司灵活运用衍生产品进行交易的机制也没有建立起来。这两方面的原因导致企业只能被动地接受价格风险而无法主动、有效管理风险。

        第四,支持国际石油贸易的软硬基础设施尚不能为企业赢得有利的贸易机会提供保障。目前国内具有权威性的信息发布和研究机构还没有建立起来,能够适应复杂多变石油市场的能源金融复合型人才严重不足。硬基础设施不足以保障国家应对突发事件而导致供应中断所面临的风险,也不能满足企业充分利用国际市场环境的变化而及时调整经营策略的需要。另外,石油贸易过多地依赖海上运输和“马六甲”通道也是制约中国石油贸易安全的一个重要方面。

        第五,参与多边国际能源合作机制的框架还不足以保障我国石油贸易的安全。国际能源合作机制中,石油是核心。我国有重点地参加了一些多边能源合作机制,但碍于时间、制度、政治等因素的制约,目前还未完全建立起稳定、有效的能源合作框架,影响了安全、稳定、可靠的石油贸易战略的实施。

        我国参与国际石油贸易的战略选择

        完善国内石油市场体系,提高中国在国际石油定价中的话语权。

        随着对外依存度的不断提高,中国国内石油市场已经成为世界市场日益重要的组成部分,因此,我国应该从世界石油市场的高度出发来看待国内市场建设对保障国内供给的作用。我国应在借鉴国际石油贸易市场多层次性、交易方式和交易主体多元性的基础上,逐步完善国内实货交易市场,有步骤地推进纸货市场的建设,形成现货、远期、期货为重点的多层次、开放性的市场体系和交易方式的多元化,允许国际大石油公司、金融机构和机构投资者等参与国内石油期货市场的交易,提高国内石油市场在国际石油市场中的地位,争取成为全球性石油定价中心之一。

        营造有利的国内外合作环境,构建稳定、可靠、多元化的进口来源渠道。

        发挥国家在争取国际石油供应中的作用,积极开展国际能源合作。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发挥中国经济崛起的优势,将石油合作纳入全方位的合作中,积极参与地区性、国际性的各种对话和交流。此外,在合作的产油国开展先进技术展示,进行产业交流,以市场换取稳定的石油供应,也是稳定与产油国关系的重要方式。在稳固现有石油进口来源渠道的同时,也要逐步拓宽石油进口来源地,以降低由于石油进口集中度过高可能带来的风险。

        提升石油企业国际化和获取权益油的能力,保障国际石油贸易的可持续发展。

        竞争的市场环境是培育企业竞争力最为有效的手段,我国应逐渐打破国有贸易一统的局面,在竞争中促进我国企业国际贸易能力的全面提高。此外,我国石油企业在国外也应积极获取权益油,当然,在国外取得权益油并不是直接的国际石油交易,也不意味着必须将取得的权益油运回国内,但这提供了一种关键时刻的战略选择,会提升中国石油企业在国际贸易中的讨价还价能力。

        加快石油贸易基础设施建设,形成灵活、发达的石油运输网络体系。

        运输方式要实现多元化,尤其是增大海运能力和管输能力。海运仍将是石油运输的主要方式,应改变我国油轮运力小和油轮吨位小的现状,建设一支能基本确保我国石油供应、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远洋油轮队伍,降低运输成本。通过西北、东北、西南三个渠道建立或扩建输油管道,形成海陆相得益彰的运输通道。目前,要充分利用已建或在建的陆地输油管道,着重扩大中亚、俄罗斯至中国管线的运输能力。

        推进体制和法规建设,提高政府对国际石油贸易的监管能力。

        积极推进体制、法规和石油市场信息披露机制的建设,为政府调控和企业参与国际石油贸易提供制度和信息保障。近20多年来,发达国家的石油市场信息披露机制为稳定其国内石油市场和保障安全供给发挥了重要作用。信息披露机制建成之后,政府可及时检测国内及世界石油市场的变化趋势,并对国内有关石油的信息公开和统一披露进行有效的管理。此外,还应该加强信息安全的管理制度建设,我国在参与国际贸易过程中,交易信息的安全管理和信息的公开披露要建立一套制度,统一口径,以避免不必要的信息泄露造成的损失。

        嫖农村40的妇女舒服正在播放

        <dd id="pza4n"></dd>
            
            

            <span id="pza4n"></span>
            <rp id="pza4n"></rp>
            <em id="pza4n"></em><progress id="pza4n"><pre id="pza4n"></pre></progress>
            1. <dd id="pza4n"></dd>